首页 > 书报文摘 > 磊落坚韧传画梅 心净情浓寄写菊 —— 李味青的人格美学与艺术风格刍议

磊落坚韧传画梅 心净情浓寄写菊 —— 李味青的人格美学与艺术风格刍议

2011年3月30日 admin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磊落坚韧传画梅 心净情浓寄写菊 —— 李味青的人格美学与艺术风格刍议

南朝宋文学家鲍照在他写的《飞蛾赋》中,赞扬了飞蛾扑火的精神。他写到:“凌焦烟之浮景,赴熙焰之明光。拔身幽草下,毕命在此堂。本轻死以邀得,虽糜烂其何伤。”将飞蛾奋不顾身追求光明的无畏精神凸显出来。与之对应,鲍照将蝙蝠和文豹的习性做了对比。他不认可蝙蝠的“伺暗”,崇尚飞蛾的“候明”,更不提倡文豹“避云雾而岩藏”的躲避做法。鲍照在这篇文章中,用拟人化的手法,概括了“出世”与“入世”两种人的性格特征,并肯定了入世的积极意义。

观赏李味青先生的绘画作品,了解了他的身世,以及他的艺术见解,不由让我联想到了鲍照的这篇《飞蛾赋》。我认为李味青先生很像鲍照所描写的飞蛾。

李味青先生虽然在人生道路上遇到很大挫折,但是,他在人生观上却始终体现出“入世”的积极态度,并没有因为个人的遭遇而采取悲观失望和躲藏逃避的做法。他不管环境多么恶劣,依然投身于艺术事业的探索,依然关注着国情时局。在他的很多作品中,表现的思想都是颂扬自然世界的美好,表达出他对生命的热爱。虽然李味青先生在人生的道路上由于中国特殊时期的政治环境原因而遭受磨难,但是,这样的境遇并没有摧垮他的意志。他绝对没有因为这样的个人遭遇而产生遁世的消极思想。相反,李味青先生以满腔的热情拥抱这个对他而言并不公平的世界。在这里,李味青先生彰显了一种敢于牺牲自我的“大我”精神。正是李味青先生的这种立足于“大我”精神的人生观,提升了他的艺术创作的思想境界,并对他的艺术风格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众所周知,中国的写意花鸟绘画艺术更多的是脱胎于中国文人情结的产物。这样的作品往往被视为文人公余文后的“墨戏”,因此,中国文人绘画的最高标准是“闲逸”。在新中国成立后,传统文人画的“墨戏”性质被否定,同时,这样“墨戏”式的创作和迫于时局而遁世追求“闲逸”的精神已经与新中国的建设格格不入。所以,在传统文人画如何融入新时代的问题上,中国美术界发起了重要讨论。作为个体的人不可能脱离开他所生存的时代。李味青先生的创作当然也是他所处时代的产物。在这样时代,持有“入世”人生观的李味青先生寻找到了他的艺术发展方向。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始终看到他的磊落与坚强,他的热情与感动,他的雄心与胸襟。

在1967年创作的《》中,我们看到李味青先生根据毛泽东词意而抒发积极向上的感情。挺拔的枝干,清秀而倔强,很好地延伸了原词的主旨。这幅作品既是李味青先生自身精神追求的写照,也是解读李味青先生艺术精神的门径。20世纪90年代创作的《梅花欢喜漫天雪》也沿用了毛泽东《咏梅》的词意,表达了作品的立意。李味青先生在他的《》中就表明他要表现的就是梅花“傲霜斗雪的精神”,并指出这是“人格精神的象征”,凸显出李味青先生强调人格与艺格的统一性的观点。观此图,我们体会到作者要传达给我们的昂扬奋斗的精神和奋发向上的意气。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这就是李味青先生“大我”精神的精彩写照。

创作于1974年的《紫藤双燕》反映出李味青先生关心祖国发展壮大的爱国之心。在题款中作者写到:“祖国欣欣向荣,第三世界纷纷争相建交,斗霸势如破竹。”在同年创作的《藤萝双燕》也题写了同样的文字。可以想见作者的心情。1975年创作的《》笔墨挥洒、气势连贯,也是关心时局的题材,题款中“人民公社好丰收,战天斗地全无敌。”仍然见出画家愿将自己的精神生活融入到火热的社会实践中的追求。1977年画家所作的《》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完全是作者的主动精神自然流露。作品体现的感情是真挚而热切的,画面明朗而干脆。这样的艺术效果和由此产生的感染力量,完全是由于李味青先生所秉持“大我”精神的结果。一个艺术家自觉将祖国的发展和人民的命运与自己的创作,甚至是自己的艺术生命紧密连接起来,非常难能可贵。同时,这样的思想境界也让李味青先生的艺术观念超越了前人和不少同时代的人。

在自我人格的塑造上有着崇高的追求。能做到身处逆境而坚忍不拔,除了前述“大我”精神的原因之外,李味青先生对自我人格的完善和要求也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在李味青先生的作品中,看不到世界对他个人的不公平对待,我们所眼见者均是对昂扬向上的精神的歌颂和生机勃勃的自然生命的赞美。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一个艺术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磊落气度。画家颂扬着生命的美好,在作品中寄托了高尚的情操和对光明世界的追求。这一切,都已经不是传统文人画概念所能容纳下的内容了。

林泉高致》就是这类反映人格塑造题材的作品。在这幅作品中,画面上遒劲的青松,显示了作者的精神追求。在20世纪70年代,我们还可以注意到李味青先生引用陈毅元帅的诗句来创作的作品。在《陈毅诗意图轴》中,李味青先生写了陈毅的诗句:“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为馨香重,求者遍山隅。”看到这里,我们联想到李味青先生的身世和遭遇,就会充分认识到,李味青先生与陈毅元帅的诗作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与其说表现了陈毅元帅的诗意,毋宁说是李味青先生表达了自己精神世界和自我人格塑造的真实追求。在这里,李味青先生抛却了传统文人画中经常传达出的归隐思想或怨天尤人的顾影自怜的消极心态,而是代之以对高尚情操的追求。这应该说是一种时代的精神在李味青先生艺术创作中的体现。

注重时代精神,注重自身的修养,注重作品的人民性,是李味青先生在人生观方面的坚定选择。他曾说过:“我的画大部分散落在民间了,我很高兴。一个画画的人,不能一天不画。画了干什么呢?又不能天天开展览会。我晚年生活有了基本保障,钱财对我已没有什么用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有了钱反而累赘。我是在为人民服务,这些画流落在民间,虽然迫不得已,但是好事。只有人民才能将它们世代相传。”读罢这段文字,一个艺术家的高风亮节跃然纸上。这就是李味青先生的境界。也就是这样的境界才使得他的作品那样高洁,那样阳光,那样淳朴。在艺术市场繁荣的今天,李味青先生的这些观点对很多艺术家具有重要的启迪作用。

有了这样的人格追求,李味青先生在艺术创作上十分注重真、善、美的关系。他非常强调真的价值。他谈到:“真、善、美,是和谐的统一,是做人的准则,做事的准则,也是画画的准则。唯有真,才会有善和美。做人、做事太假,画也不

会真,哪里还有什么美可言?”这是李味青先生安身立命的根本,是李味青先生做人、做事的准则,也是他的艺术观念的出发点。很多哲学家和美学家将“真”和“真实”作为艺术作品的首要标准。东汉哲学家王允在其著名的哲学著作《论衡》中讨论内容与形式的关系时,将内容的“实诚”放在首位。提出要“实诚在胸臆,文墨著竹帛。”同时还谈到:“精诚由中,故其文语感动人深。”(《超奇篇》)李味青先生对“真”和“诚”的要求非常严格。他曾说过:“画画是情感自然的流露,肚子里要有才能流得出来。不要做作,不想画的题材,即使别人点了题也不能画。”他在谈论魏晋诗人陶渊明和谢灵运时说到:“人淡如菊,陶、谢之诗所以高出诸家,在意真而味淡,自然平和,如见其人。”这些由人格追求引申到美学认识的过程,也是李味青先生艺术风格形成的过程。所以,我们在他的作品中总能体会到一种简淡、平实、真切和纯净的意境。

进入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李味青先生的艺术创作又向前推进了重要的一步。愈近晚年,李味青先生的作品愈加追求纯粹形式表达。而这种纯粹形式的审美特征日益与李味青先生所追求的精神的目标以及他的人格特征融为一体,由此形成了李味青先生显著的艺术风格。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李味青先生就开始更加注重大写意绘画的简洁。他曾诙谐地谈到:“我是做会计审计工作的,在画画中我是做减法的。画面太满了,容易闭塞,搞不好就像被单面子。”对八大山人艺术品质的追羡使李味青先生努力在笔墨趣味和画面构成上做文章。与以往的作品相比较,作于20世纪70年代的《紫藤蜜蜂》显得笔意挥洒,用笔苍劲有力,整个画面显出信手拈来、一气呵成的气势。一种凝练、遒劲和简洁的画风显出李味青先生的新追求。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的《四君子条屏》更是这一画风转变的显证。这四幅一组的作品堪称此一时期李味青先生的力作。第一条屏表现梅的画面用笔如钢似铁,构图自然,画出了梅花的精神实质。第二条屏表现兰花则笔简意周,清秀险绝。第三条屏竹干倾斜于画面,信笔书写的枝叶显出青竹的平正高雅。第四条屏表现的是菊花怒放,双勾的菊花飞舞灵动,彰显出飘逸潇洒。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完全以水墨表现,实可谓“洗去铅华,方显本色。”

崇尚水墨至上的理念,是李味青先生越来越明确的艺术倾向。他曾经坦率地谈过自己的心中历程:“水墨为上。我在美专时画过水彩,教师是薛珍,色彩都学过的。我年青时画的东西是敷色的,还用过粉。后来看了一些敷色粉的画,几十年后色形黯然,反而缺少神彩,以至于我索性以水墨为主。八大、石涛的画以水墨为主,几百年后依然神完气足。”这种对水墨的认识和追求,让李味青先生更加注重画面效果的纯粹性以及和精神世界的完全契合。

尤其20世纪80年代,这个类型的水墨作品渐渐成为李味青先生创作的主流。这一时期的优秀作品层出不穷,年逾七旬的李味青先生迎来了他的创作高峰期。作于1988年的《》在承续了李味青先生一贯的清癯、劲练的画风的同时,枝干的处理却又平添了苍劲、峻拔。作者的绘画语言愈发凝练与精确。《》、《岁寒三友觅知音》等作品,均显出作者在笔墨表现力方面所做的精深探究。《戏拟十三峰》在朦胧湿润中反觉笔力的骨肉相称,体现出柔中带刚的美感。《双松图》和《空谷幽兰》、《虾戏图》等等作品,堪称这一时期的代表作。1985年创作的《耄耋图》以纯水墨写意,其灵透性和随机的趣味显出作者轻松驾驭笔墨和画面的高超技艺。该画空灵、奇异,颇见李味青先生的修养。20世纪80年代后期,李味青先生的作品大都体现出苍劲、简朴而不失灵动的特点,如《》、《横空万里》和《》等等。

进入20世纪90年代,李味青先生延续了80年代的创作势头,并且在水墨表现之外又兼色彩的运用。这一个时期的作品,无论是单纯水墨还是兼顾敷色,都展现出李味青先生莫大的自由空间。在人生和艺术的最高峰,李味青先生终于能够在自由的王国中飞翔。《江山万里图卷》、《荷花鹡鸰》、《松鹤仙寿图》、《一望大江开》等作品是这个时期的优秀作品。笔耕不辍的李味青先生在去世的前一年,创作了《霜天佳色》这幅堪称经典的作品,这让我们体会到一位老艺术家在漫长而艰难的人生征途中,孜孜以求人格和艺术的最高境界而无怨无悔,在最后终于享受了完全解放的自由之福报。回首李味青先生的人生,虽遭颇多的劫难,但是,正如灯蛾一样,他义无反顾地奔向光明。而最终,李味青先生与飞蛾相比他是幸运的——他留给了人民更多的精神财富。

(作者系美术学博士、著名美术评论家、著名画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类: 书报文摘 179 次浏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