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报文摘 > 看他雨骤风驰处 写出人间第一家 —我所认识的李味青和他的写意花鸟画

看他雨骤风驰处 写出人间第一家 —我所认识的李味青和他的写意花鸟画

2011年4月2日 admin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在我童年的时候就听说在南京城南有个叫竹竿里的小巷子里,住着一位善画国画的老人,他叫李味青,菊花画的很好。

“文革”结束后几年,经朋友引见我拜访了大病后的老画家李味青先生。那是个初夏的晚上,李先生坐在屋内的藤椅上,中等个子身板还算健朗,雪白的头发,牙齿落了嘴瘪瘪的,下巴显得长长的,穿着圆领汗衫,摇着芭蕉扇,乐呵呵地。见我是个小青年喜欢国画,就操着浓浓的老南京口音滔滔不绝地和我聊了起来。我问李老高寿,他回答“七十有二啦!”。他愉快地向我讲了一些国画的经验之谈,我顺便和他谈到了老画家赵良翰先生,他爽快地说“呵呵,老赵啊,好啊! 画的好,有理论。他栽培我啊!”可见两位老友的感情至深!我还谈到了当时正在省美术馆展览的外省某个名画家的作品,他说:“画的还不错,就是精神气足了点。”这句话我直到十多年后才悟出道理。原来他所说的“精神气”和“精气神”不是一回事呢!这里的“精神气足了”意思是指该画家的风格尚处于比较拘谨状态,还缺乏“写”的精神境界呀!我曾见有同道送给李老一本《潘天寿画集》,老人家坐在藤椅上仔细端详,突然老顽童般的高声喊道:“呵呵,这才是画呢!好!好! 骨力雄健,构图奇险,这才叫写意画呢!”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逢休息日我就去看李老作画。“你带纸的吗?”我说:“带了。”李老看到宣纸就像孩子见到了糖果,乐呵呵地直奔画室。我紧随在后。天啦!这也叫“画室”!?不就是老式院落里的小厢房嘛!也就十来平方米吧,里面堆放了不少杂物,就像老式人家的柴房,木格子的窗户,上面糊的报纸全是破的,根本不能挡风避雨,窗前有张长桌算是画案,上面除了一方砚台,几支旧毛笔,还有一块一尺见方的青砖,青砖微微凹陷,这就是传说中李老长年累月在上面蘸着清水练字的结果吗?看了这样的环境不能不让人惊叹和心酸,不禁使我想起明代潦倒的徐渭自题诗“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置野藤中。”眼前的李味青和四百年前的偶像徐青藤是何等相似啊!李老可不理会我的心思,拿起墨块在砚台里猛磨几下,抓起笔,在砚台里蘸蘸再在盘子里调调,旋即毛笔在宣纸上飞舞,佛手、松树、梅花跃然纸上;接着画荷花,寥寥数笔淋漓酣畅;接着甩出几根率意的线条,哦,是兰花!一会功夫竟画了七、八张小品。“画画要一气呵成!不能打楞。要在熟练中求率意!”李老边说边盖印章,看看自己的画作满脸惬意!这样画了几回老人不过瘾了,问我:“你带大纸的么?”“有!”李老展开整张宣纸龙飞凤舞般地画起了他最擅长的菊花。在李老手里似乎没有孬纸,不管什么粗劣的纸在他的笔下总是湿淋淋的,墨色古雅,仿佛全是上等净皮宣纸。其实李老用的是“百家纸”画的是“百家画”,全是他的“粉丝”出纸,让他“过瘾”的。画后李老总会乐呵呵地说“玩玩。”好一个玩玩却道出了老人家身处逆境而乐观豁达的胸怀!

自幼受家庭的熏陶便和丹青结下了不解之缘的李味青,16岁考取了江苏第四师范艺术科,得到谢公展、马万里、梁公约、肖俊贤等前辈指教,三十多岁即在画坛崭露头角。1944年在重庆与黄君璧联合举办画展,在此期间还钻研绘画理论,有《论国画之墨法》、《说国画之写神》、《说国画之用笔之病》、《说国画之布局》等多篇论文见报。这是味青初入画坛的梦幻般的美好季节,为他以后的绘画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54年他的四幅作品入选《第二届全国国画展》,并应邀出席在上海举行的画展座谈会。1958年由郭沫若、郑振铎的举荐,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李味青花卉画册》并连续七次再版向海外发行。胡小石在他的画册中题道:“味青先生用笔雄强,挥毫似赵悲翁中岁之境。”可见这时的李味青的绘画已进入到相当的水平。

正当他踌躇满志之时,却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待遇。1954年他被开除公职,长达二十六年!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六年啊!而这正是他人生最为可贵的黄金季节啊!

李味青似乎就是为艺术而生的人。不管风云如何变幻,不管命运的顺与逆,也不管生活如何窘迫,他都天天以清水代墨,青砖代纸,笔耕不辍!即使在疯狂的“文革”年代他依然挥毫不断。其间他还以毛主席诗词为题材创作了不少精品佳作。

李味青的艺术是典型的中国传统的大写意画法。他继承了青藤、八大及扬州画派等诸大家的绘画语言的特点和本质。极为强调用笔、用墨、用水和简洁。他始终认为笔墨是写意花鸟画的根本,没有过硬的笔墨功夫就无法表达画家的激情,画面就不能打动人!他用墨看起来极不讲究,在砚台里随便捣鼓几下,挥毫直下毫无顾忌,从不见他用浓墨加强画面力度,就是那么随心所欲的淡淡之墨,荷花、小鱼、青蛙却活灵活现。浓墨生霸气,淡墨生逸气。用淡墨能画出脱俗的精神难上难!

看味青先生作画简直是享受,他作画从不“相纸”,往往不假思索,提笔就画,只见笔在纸上舞动,忽快忽慢,忽顺忽逆,忽轻忽重,有时笔尖向前推动,名曰“犁耕田”。色中见墨,墨中带色,拖泥带水,浑然天成。神来之笔常常就是在这不经意之间产生的!味青先生的画特别简洁!画面简洁而不简单,空灵而不空洞。减到不能再减为止,这方面和潘天寿有异曲同工之妙。他常说:“我的画是做减法的。”甚至连印章也“舍不得”盖两枚呢。

味青先生作画还有一大特点,就是不换笔。他说:“不论大画小画,不能在乎笔的大小,破笔、短笔都能用,要充分利用笔的弹性,把笔尖到笔跟都用上,中途换笔,一则繁琐。二则全幅断气,气息都断了,还有生机吗?所以要学会用一支笔干到底,使笔意相连,气息处处畅通。”这是多么精辟的用笔论断啊!

在继承前辈大师的传统的同时,他还注重写生,细心观察生活。豁达的胸怀,乐观的个性,持之以恒的精神,加上雄强的笔力、丰富的用墨用水的经验,使他的画生动有情。不论是梅兰竹菊、青菜萝卜、荷花、鲫鱼、稻穗、小鸡、燕子在他的笔下总是活生生地跃然纸上,毫无做作之态。他的传统笔墨融入了他对生活的真切体验,作品中充满了乐观、开朗和勃勃生机。丝毫看不出他生活中的痛苦和内心的委屈!他的精品菊花作品可以和历代大师媲美!

1977年味青先生突患中风,却又奇迹般的康复。1982年在朋友和学生们的帮助下,老人在清凉山崇正书院举办了个人画展。刘海粟、亚明、肖娴、黄养辉等书画名家观后赞叹不已!

自中风康复后,味青先生落下了严重的健忘症,过去的事情记忆犹新,眼前的事情转眼即逝。从得病到1997年9月去世,也就是他68岁至88岁这二十年里,是他艺术的变革期。在这最后的二十年里味青先生的画从清秀俊雅,转向了老辣、混沌。从雅俗共赏超脱地走向了与青藤、八大相呼应的境界!八十八岁的生命,七十余年的勤奋!味青先生总是乐呵呵地陶醉在梦幻般的水墨世界里,从容地面对世间的一切苦厄!他的一生看似平淡,细细品味却像梵高一样的传奇!

在味青先生的遗作中也有不少荒率之作,他的废画从不进字纸篓的,即使是草率之作。但从笔墨气息看,绝非一般画家所能为。也正是因为这样不计得失的个性,往往在精、气、神俱佳时却能画出神品。

味青先生一生作画勤奋,速度极快,留下了数以万计的画作。他的画绝大多数散落在民间,其中不乏精品力作。他曾说:“我的画能传!”可见他对自己的艺术是很自信的。他的艺术来自传统,扎根于民众,为百姓所喜爱,在群众中有广泛而深刻的影响。称他为“人民的艺术家”不算为过吧!。

在李味青百年诞辰之际,南京市文化局、南京市文联在南京广泛征集了味青先生的遗作,挑出精品举办了《百年味青-写意花鸟画展》,并出版了《李味青写意花鸟画集》。在九泉之下的味青老人似乎得到了一丝安慰。

江苏历来号称文化大省,国画大省。挖掘和保护本地区的优秀传统文化等新闻常见报端。可作为传统写意大家李味青的名字怎么就止于南京城呢?有些人总习惯地把李味青归为“民间画家”。殊不知由于“历史的误会”李味青被排斥于专业团体之外;又有多少专职画家和味青先生相比显得多么“业余”啊!“文革”后,江西推出了黄秋园,重庆推出了陈子庄。无论是资历、水平、影响李味青均不在二人之下!江苏为何羞羞答答地至今尚未推出李味青呢?也许是江苏人还不够自信?或许是江苏人才济济,一时还排不到李味青吧?!

在今日画坛流派纷呈,多元激荡的时代,回忆李味青和他的艺术就像三伏天里喝凉茶,可以让我们静下心来思考问题。写意是中国绘画最本质的艺术语言,是中国绘画有别于其他画种而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的坚实基础。其实这个道理画家们心知肚明,可有多少人能像味青先生那样持之以恒的努力呢!当今的画家们为了眼前的利益,急功近利,时兴小笔作大画,重制作,轻写意。为了标新立异而不择手段,看似新奇实则丢却了中国画最本质的精华,这是发人深思的。

治学严谨的书法大师、诗人林散之对李味青的写意画有这样的评价:“看他雨骤风驰处,写出人间第一家。”还是散之老人独具慧眼,一个“写”字精辟地道出了中国画最根本的艺术特质,也是对李味青艺术的最高褒奖!

 

 

程  理  超

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凌晨

于静远堂 灯下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暂无标签.
分类: 书报文摘 273 次浏览
  1. 艺峰
    2011年4月18日11:06 | #1

    :twisted:

    [回复]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