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报文摘 > “写趣”画家李味青

“写趣”画家李味青

2011年2月4日 admin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本文链接地址: “写趣”画家李味青

”画家李味青

在现实生活中,  “浮躁”是一种通病。“浮躁”是表象,  “急功近利”是目的。此风不但盛行于官场,也作祟于文化艺术界。君不见某些人刚学会几笔涂鸦,便扯起“家”的旗号,叫卖推销自己,哄人骗钱。玩的把戏,如 街头杂耍艺人一般。这种现象乃艺术创作的大敌,理应唾弃。


与此相反,我最钦佩的是那些静下心来埋头做学问,潜心艺术创作的人。李味青便是当代画坛上一位咬得菜根,耐得清苦,受得委屈,乐在其中,真正“写趣”的画 家。10年前,当我第一次采访李味青老人时,一下子被他的画作所震撼,清奇、脱俗、简练、飘逸,一如他清静的生活和清淡的人生。他笔下一只只活泼可爱的小 鸡,一对对呢喃双飞的燕子,轻盈优美,可爱之极。充满着童趣与纯真。张正吟老先生晚年作画称自己是“八十顽童”,乐哉悠哉。而李味青晚年的“顽童”玩趣有 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一位历经坎坷与磨难的老人,他以“写趣”的心态进入画境.乃是艺术至高无上的境界。


,原名李树滋,晚号葆真老人。早年毕业于江苏第四师范专科学校艺术科,师从董学明、马万里、谢公展、梁公约等名家学习国画。1944年与黄君璧于重 庆举办画展,郭沫若、于右任等社会名流前往观展,轰动画坛。1958年,李味青与齐白石同时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李味青花卉册页》和《齐白石花卉册页》,由 国际书局向海内外发行,好评如潮,连版7次。时称“北齐南李”。李味青艺术上在继承石涛、朱耷风格的基础上,独树一帜,笔动墨润,脱俗写趣,成为一位艺术 大师。上世纪五十年代,南京大学著名书法家、金石家胡小石看了李味青的画作,评价道:如果20世纪上半叶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代表是吴昌硕,齐白石,潘天 寿,那么,20世纪后半叶则无疑是李味青。李味青用笔雄强,挥霍似赵悲翁中岁之境。著名画家王雪涛说:李味青先生笔力强健,笔墨挺秀,在中国花鸟画史上不 可多得。当代书圣林散之则赋诗赞道:我爱李君名大震.独擎笔椽画荷花。看他雨骤风驰处,写出人间第一家。


任何一位有成就的艺术家在艺术道路上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李味青的命运或许更为坎坷曲折,带着悲壮的色彩。他背负的历史枷锁太沉重太残酷,几乎将他压垮。这 位老人解放前在国民政府邮电部门工作,解放后被戴上了“四类分子“的政治帽子,长期“劳动改造”,干着一年四季扫马路的苦役,在人群中属于压在最低层的 “另类”。何以解忧?唯有作画。他在画中寄托人生的信念,对艺术始终不渝的追求,对自然界花草树木万物生灵的美好感情,在画中求得解脱。

他的花、鸟、虫、 鱼;兰、梅、竹、菊,灵动飞扬,超尘脱俗。当我站在老人身边,看老人口衔香烟,展纸作画时那种宁神静气又悠然自得的表情,真叫人感动。一位身处逆境依然醉 心于艺术的老知识份子,一旦进入画境,那种快乐别人是体会不到的。他的一支秃笔用了许多年,画鱼是它,画花瓣是它,画茎画叶是它,画松柏粗干,画细如发丝 的水草还是它。他何尝不想多用几支笔,但生活拮据,能省则省。他说,笔虽秃,却得心应手.运用自如。说到他的印章,年岁已久,用得太多,以至于方章钝秃, 成了不规则的圆章。有人说,李老的图章用途可广啦,作画用它盖印落款,领工资盖章也是它!


李味青擅长画菊,人称“李菊花”。他笔下的菊花水灵生动,姿态优美,充满朝气。菊耐寒冷,不畏秋风,  “莫嫌老圃秋容淡,犹有黄花晚节香”,李老“处涸辙以犹欢”,耐得秋寒,经得风霜,保得晚节。真乃花中君子,人中君子也。他在画中题的菊花诗很有趣味:秋 来觅句费评量,枫叶吟红菊染黄:记得去年“重九”后,风风雨雨故人庄。给人以无限的感慨。因为我是养兰人,特别喜欢他画的兰花。他边画边用浓重的南京口音 说:画兰要画出“兰花手”的样子,这就是“兰花手”,他用自己的手比划着。李味青画兰收纵惊绝,妙在“筋”字上,兰叶飘逸洒脱,刚柔并济。花朵则灵动传 神,似花香四溢。李味青作画完全是我行我素,他常说:  “信手写来,不计得失。我的画是文人大写意画,这种画现在不讨喜,很多人喜欢艳丽的,那不奇怪,媚俗的人多嘛,难道没有人看,我就不画啦,他们画他们的, 我画我的,井水不犯河水。”这就是李味青的风格,不媚俗,不跟风。我画的好坏,我画的繁简完全是从我的趣味出发。“我便是我了。”此种精神,何其执着,又 何其伟大!李味青对天真和趣味有自己的见解:他说:  “天趣是自然流露的,肚子里要有货,手上工夫要过硬,笔墨这个东西容不得假,一到纸上就露馅。如果没有本钱,硬要去表现什么天趣,那是刻意做作,天趣是做 不出来的。小孩子都会随便涂两笔,看起来很有天趣,但那不具备法度,也没有笔墨情趣,更谈不上主观感受,如果小孩画画具备这些条件,那是超天才,谁也超不 过他。”


李味青有不少学生,而且都是有相当才华和成就的中青年画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们的境况地位远远超过了他们昔日的老师,这当然是好事,长江后浪推前 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李老画技有传人,令人欣慰。但当我听说有人假冒李味青画作,成批生产,低价抛售牟利时,真令人气愤。这种人欺世灭祖,终不会有好下场 的。


李老于1997年秋走完了他坎坷而饱含悲剧色彩的一生。我记得,他的学生曹干诚到报社找到我,要给李老登个讣告,我大吃一惊,难道,李老就这么走了?一代 艺术大师就这样走了吗?我难过无语,眼前晃动着味青老人的音容笑貌。值得欣慰的是,今天,李味青的大写意花鸟画已被美术界公认,李老当含笑九泉。但我认 为,对李老的艺术研究只是刚刚开头。艺术界一些有识之士也在著书立说,为李老出画集。如年轻有为的美术评论家张神农、著名书画家刘如生、书法家林岗等人都 在忙于给李老出画集,有的已经面世,实在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我觉得,一个重新认识、研究评价李味青艺术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期待着更多的艺术界人士关注 李味青,关注这位历经磨难与坎坷的为艺术而艺术,脱俗写趣的艺术家的艺术人生。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Liweiqing.net
本文链接地址: “写趣”画家李味青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标签: ,
分类: 书报文摘 344 次浏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