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报文摘 > 《李味青画集》后记

《李味青画集》后记

2011年3月4日 admin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本文链接地址: 《李味青画集》后记

李味青画集》后记

出版先生画集的愿望由来已久,直到今天才付于行动,不免有些歉意。

先生的家与我家虽一河之隔,但生平只二面之缘:九七年之夏,一个偶然的机会,与先生第一次见面;约一个月后,在居处谒见,先生为我作《枇杷图》,《松菊图》;又过了一个多月,正想再去看先生,却在报纸上见到了讣告。

“前世千万次回首,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在先生最后的岁月里,我作为一个小小过客,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比起许多仰慕先生却不能促膝而谈的人们,我又何其的有幸!

早已听说先生的种种事迹,神驰想象当年他傲岸不羁,睥睨群雄,一笔在手,如挟风雷的气概;为之倾倒他作画时双目炯炯,深思凝笔,顾盼间凛然生威的风采。

当时的我——二十岁的懵懂少年,与近九旬的先生对坐而谈,只是自然而然。犹记得先生始终微笑着,偶尔说上两句,不过是渔樵闲话罢了。后来方知先生晚号“葆真”,只此一“真”字,已令我终生受用无穷。

先生常笑呵呵的说:“我作画纯是一时之兴,天下哪有比游戏数笔更惬意的事!我画的高兴,便什么也顾不得了,管他什么炒作,投资,市场!”原来,先生 生前以水墨结缘,从未计较回报。曾有人欲出资炒作先生的画作,前提是由其垄断市场,嘱咐先生不可替他人轻易作画,先生微笑不答,依旧我行我素。那人无奈, 只得另寻投资了。

如今,先生为我作的两幅“绝笔”,已高悬在我的“达明楼”中。饭后茶余,不自禁地都要伫足品味一番。心灵深处,那个游戏笔墨,笑看人生的慈祥长者, 是不是仍在那小小的书斋里?破敝的画桌,一方寒砚,点点墨尘。筋骨嶙峋的手中,依然是那支秃笔,纵横挥洒,先生的微笑是否如旧?。。。。。。

“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至美无言。”

记得当年先生与我画时,曾说过:“我的画是胡闹的,使你见笑了。”我又怎敢擅自在作品旁加以文字,以悦读者,这岂不是狗尾续貂,徒寻烦恼吗?

画集得以出版,离不开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与鼓励。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表达了对先生的人品和艺术最真挚的爱。在这里,要特别感谢柳金龙,吕建香夫 妇,朱勇年先生,陈卫先生,孔志刚先生,张慈初先生,朱良强先生,金夕中先生,宋谦先生,余晓鹏先生,张小波先生,陶颖女士,王鸿燕女士,沈蓉女士提供作 品,袁裕陵先生校对。向众多不求闻名,默默为先生做贡献的人们致以崇高敬意!

2005年夏日

达明楼南窗灯下

附:李味青先生代表画作《松菊犹存》(林散之先生题字)

林散之先生题词释文:松菊犹存 款识:味青先生作品佳制 林散耳 时九十岁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Liweiqing.net
本文链接地址: 《李味青画集》后记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标签: , , , , ,
分类: 书报文摘 219 次浏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