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报文摘 > 得千古奥理 扬时代精神 (下)

得千古奥理 扬时代精神 (下)

2011年2月20日 admin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四、画家中的思想家
如果说“、简括意厚”是李味青发展了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见证,那么“寓哲入美”便是李味青将文人大写意画艺术表现能力带到了一个更广阔的未来。

画家的这种创作背后的精神生活,应和他传奇的一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李味青的一生是奇特的状态。他16岁考入江苏省第四师范艺术专科,拜马万里、谢公 展、梁公约、肖俊贤等时贤学习中国画。18岁以优异成绩毕业。19岁受南京市市长刘纪文器重,后任其秘书。同年刘爱其才,准其考入交通部(与沙孟海同 事)。和陈立夫、陈果夫及交通部长朱家骅、次长张道藩等友谊深笃。他还精通外语,1936年参与起草我国第一部《》及《邮政会计大纲》、《邮政审计 大纲》等重要工作,其中邮政通信结算部分由他主持完成。这一年,26岁。1944年即与黄君壁于重庆合办画展,于右任、郭沫若等名流前往观展。 1948年在南京举办公个展,孙科等前往参加开幕式。至此,不到四十岁的李味青已成为画坛的中坚力量。稍后,全国解放,李味青任职于苏北电信局。不久调回 南京任教于南京邮电学院,但其个性真率,终因教学问题得罪上司,随即遭报复被开除。失去工作无薪水可领的李味青生活从此陷入困境,连作画的纸也无钱可买, 但李味青并没有因此消沉,“无事可做”的他以少有的心态全身心投入到书画艺术创造中。


自1954年失去工作至1997年仙逝,李味青整整43年处在异于常人的生活状态中。

1955年“全国第二届美展”(李味青有四幅作品参展)座谈会上,经王个簃先生引荐,李味青与王雪涛结识,时逢北京画院成立,王雪涛任院长。对于李味青 的遭遇,王雪涛很担心,邀李李味青去北京画院。但李味青因“父母尚在”和“家庭重担”没能成行。1958年,文化部郑振铎部长对李味青的艺术亦给予极大关 注,1958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李味青花卉画册页》便是郑振铎力荐特批的。这在当时已属非同寻常。郑振铎是有大眼光的,《李味青花鸟画册页》出版 后,引起国内外好评,连版七次,并由国际书店向国外发行。只因郑振铎飞机失事和不久的文革运动,李味青的命运大门又被紧紧关起。然而,艺术生涯的坎坷,特 别是社会角色的几次重大转变,对于一个艺术家的思想都是影响至深的。

1977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脑血栓又让李味青险遭厄运。也许是天道公允, 无钱医治,昏迷多日的李味青竟然痊愈。死里逃生的李味青,在不久后的创作中迎来了他艺术创作上上的一次巨变。笔墨更加沉着雄浑,从中早期的“由技到艺”转 化成为更高境界的“由技而意”。不再囿于“技艺”的李味青先生,将“陈言碎语”全都筛掉,用先生自己的话说那已经是“熔炼到只用一个字就表达意思,以至于 达到无一字也能表达意思….”,“物我两忘有个过程….非要经历大苦难才能体会到人间的真情,自己就渺小了,能看到这一点就好办了,物我都能全抛 掉…..”。

李味青画中的真情是罕见的。经历过大苦难和超脱了世俗名利心的李味青,将几十年的人生历练和艺术感悟都化为了艺术升华之道。 与其他画家相比,李味青的画都是“真刀真枪”和“真情”。运用真刀真枪的李味青先生,将绘画归于了“无法而法”和一任自然的真情流露。我们在先生八十年代 后的创作中,恐怕再也找寻不到任何雕琢的痕迹。大批“减到零”的大写意简笔花鸟,无不意态自足,情真境远,形简意深。

至此,已越过功与名、技与法的李味青先生完全进入到了庄子“游于艺”的状态,“华丽的艺术语言”已被“大美无华”、“大巧若拙”更迭,你看到的笔墨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真刀真枪,感到的画境是达到以简博繁的真感情。

让我们试着进入李味青作于1987年的《清江鱼图》。
图中一条雄伟的清江鱼游曳画面,似乎要府冲而出,四根长须刚劲力满,两只眼睛奇异地以墨点着重指示,宛如其身世不凡、历尽沧桑的人生经历。但又舒展自 适,如入无人之境。与之强烈对比的是两条翻腾水中,追逐游戏的小鱼。这一老一少,一凝重一轻快的矛盾构成,他要告诉我们什么?是揭示人生如梦,还是向往纯 真无邪?是追忆似水年华,还是对生命的礼赞?是出世还是入世?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自在自如。个中寓意,读来令人思绪万千却欲辩无言。看似简单的构 图,同样显示了李味青高超的章法成就。自右角到左下角的大对角分割,气魄胆略可见一斑。没有真刀真枪的笔墨力量怎迨此境?没有真情真意的性灵怎敢如此?

我们再来看看李味青作于最后一年(1997年)的《葡萄飞禽图》。
此图已不是《清趣图》、《斗艳图》的清逸、华丽,也不是《蛙趣图》的淡远。我们虽然还能看到他一贯的纷披篆草线条,但通篇气韵豪迈,已不见以前的轻松、 宛转,而是笔老、境苍了。墨色的藤叶、墨色的葡萄、墨色的瓦雀、墨色的飞燕,使画面笼罩着一种神秘的气氛,好似一个梦境。在这个梦幻般的画面里,象征美好 的燕子与瓦雀同处一境,为何如此?那是不分等级的理想国还是他幻想的天国?是庄周“梦蝶”之境,还是六根尽除的“心出家”?答案是那么难以确定。但我们从 “游戏数笔,颇觉惬意”八字题款中又分明能感受到他的内心是快乐的!这种快乐已不是青年时代的清新感,已不是中年时期的诗意感,已不是老年时的天真烂漫 感,这种快乐只能是可感而不可强读。

我们从李味青的大写意艺术中,我们从他大多数的优秀作品中都可以感受到一种思想–一种去伪存真的思想。这可能就是艺术的理想之境。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Liweiqing.net
本文链接地址: 得千古奥理 扬时代精神 (下)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标签: , ,
分类: 书报文摘 133 次浏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