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报文摘 > 得千古奥理 扬时代精神 (中)

得千古奥理 扬时代精神 (中)

2011年2月18日 admin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三、笔动墨润见性灵
物质文明之后需要精神文明静化心灵,只有物质的发达而匮乏精神的高尚,人类的生活将失去发展的终极意义。
由此而知,真正的艺术应不以表面的喧哗与繁杂为目的,而应透过表象登达美的内核。

中国书画艺术的最高境界即前面所言--由技到意--能展现物象的精神。由技到意的展现能力,分有内外之造,外为象,象可重新组合。内浅薄,象则难存。内为神,象为形,无神之形,终难依托个性精神,更不能随时代之精神了。

中国书画艺术之变,必然由内而外,只有由内而外的变化,方可籍内美而外显精神。

李味青的笔动墨润特点,是内得笔墨至理,外得物象神彩的真笔墨、真性情,这在中国以笔墨为根基的绘画艺术史中具有特殊的美学价值。其“以草篆入画”为基 调的“笔动墨润”,—其飞动之笔,其玉润之墨,将中国写意花鸟画的“用笔墨造物神”能力提升到了一个理想理想境界。


让我们来看看李味青作于1972年的《斗艳图》吧,此作飞动的紫藤,神彩绚丽。藤本使转如意,穿插自若。枝繁叶茂,仿佛人间春色已尽搜其中。两只飞燕一纵一横,神情振动,呼之欲出。画家秉神奇之笔,为我们预示出二十世纪中国欣欣向荣的时代精神。

此作在技和艺的表现手法上,无疑发展了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传统。主要体现在一个真字上。首选是笔墨真,李味青的笔墨得真谛,具体表现为藤本雄浑而气灵 (一般人往往雄厚无逸韵,老辣无真情),枝蔓细而能劲骨自现。另外性情真,紫藤与飞燕丝毫没有刻意之笔,但又比自然中的景致更美更真,仿佛可触可感。第三 是构图真,李味青从来不为取悦凡俗之目将画面塞满,他认为那是没有提炼的填空,搞不好就像被单面子。自八大以来,构图最简炼、文气最浓厚的应是李味青了。 比如此图画昌盛之意,左边却留有大片空间。李味青曾说过一句极富哲理性的话:“”,他认为空白处最能体现一个画家的胆识、笔墨、才情。这与中国 老、庄哲学的精要何等相契。

《五合图》是李味青90年代的水墨写意画作。进入八十年代以后,李味青的画风发生巨变,画面已很少着色,用笔更加 粹沥。《五合图》将白菜、芭蕉、梅花、百合、芋头五种题材熔于一炉,打破了时空局限。梅花向来在中国文人画中代言人之精神,而此作通过摄神之笔,赋予了白 菜、芭蕉、百合、芋头相同的气骨。将白菜傲霜而立,芭蕉斗寒之境,百合纯洁之躯,芋头拔尘之姿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完全是作者人品的完美体现。构图有聚 散、分合、向背、伸缩、屈张又包含了中国的哲学美。特别是芭蕉之苍劲纵横、入木三分,绝非通常之枯笔(或曰老辣)可同日而语。梅花之精劲,有力透纸背之 笔,老而弥新,素而神隽。如果说中国画有笔俗、笔雅和图俗、图雅之分,那么此作无疑是笔雅且图雅了。
“笔动墨润、简括意厚”的风格,使他笔下的大写意作品百读不厌,日久弥新。符合了艺术品要耐得住看,经得住推敲的审美精神。

比如《月季蝴蝶图》,图中画出一枝月季,一株兰草和两只蝴蝶,留出大片的空间供人进入画境。形简意赅,给人无穷联想。可谓“一笔两笔,无笔不繁;千笔万 笔,无笔不简”。作画用减法,需要胆魄,也是需要高超的笔墨驾驭能力。画中月季由右上向左下大角度斜逸而出,娇艳欲滴,静极而动,兰草醇和以筋胜。下面略 作皴虱点缀,展现空间感。一双飞蝶轻舞高空,姿态闲雅,仿佛已注入作者之思绪。题款书法用月季枝叶之余色写出,与画境相契,厚而意永,动而华润。

当然,以上画作只是李味青风格的一个侧面。李味青先生曾被萧娴称为“李菊花”。赞他妙造自然,借古开今的菊花画法。但李味青所涉及的题材极其广泛,不下 百余种。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些题材在他的笔下都有突破性发展。这要一种什么样的笔力和心力,才能游刃于万物之内?又是什么使他通万物之性灵,合时代之神 韵?是得笔墨真谛后的必然?是他有一颗已觉悟的热爱这片大地的心灵?当我们想得到一个答案时,我们似乎已远离大师的思想,掛一漏万了。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Liweiqing.net
本文链接地址: 得千古奥理 扬时代精神 (中)李味青的葆真典藏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标签: , , , ,
分类: 书报文摘 184 次浏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