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报文摘 > 不与时流噪一时,留得画魂千古名(3)贯通气脉 洋溢激情 隐含禅意

不与时流噪一时,留得画魂千古名(3)贯通气脉 洋溢激情 隐含禅意

2011年1月29日 admin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江苏省委宣传部研究室副主任)

贯通气脉 洋溢激情 隐含禅意

如果苏东坡朱笔画竹石时繁描细抹,他的心就会停止歌吟。如果八大山人绘画时还有心思错金堆彩,他的画就不会是抛向社会的一把蒺藜。同样,如果齐白石的虾不省去小腿,他的神态就不会那样完美。李味青大写意花鸟画成熟的过程其实就是不断求简的过程。他说:“我的画室简到极致的,再简就难了。”为了简,他根据艺术典型化的原则,从画材上做起,象李方膺一样,选取最传神赏心的二三枝入画,这是从根本上去芜杂、防闭塞。在具体画某一物象时又惜墨如金,象他干过的成本会计师那样一文钱也不多花。例如他画松干,只画几个节疤、几个鳞圈;画横亘于画面的巨石,石身几乎只用一根轮廓线,石的阴影部分也只用几根中、侧峰并用的短线完成,不染也不擦,真是简到了极致。在一幅画中,物象与物象之间又大胆留白,他画斗鸡,两鸡离得远远的,但它们的眼神和姿态却告诉我们,一场恶斗不可免,这空白时活动的舞台。画小鸡争食,离群很远的那一只却是抬头遥望,从容开步。 雏鸡2-李味青 这留出的空白也同样含有深意:是隔岸观火?是不屑一顾?还是赶不及的无奈?再如画荷花,那长长的花杆斜插着破空而去,花杆两旁留下的大片空白,不管是水面还是天际都会引起欣赏者的遐思,进入诗境。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在李味青的画作中经常出现两近一远的三个点。这三点有时用墨,有时点朱。画水族时点在水中,画小鸡时点在地上,它可以当浮萍,也可以代小草,又放佛什么都不是。别看这简括的三点,你可以想象它,但决不能去掉它,它贯通着气脉,洋溢着诗情,隐含着禅意,既是客体的虚拟物,又是主体的代言者,具有丰富的意涵。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标签: , , , , , , ,
分类: 书报文摘 494 次浏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