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报文摘 > 李味青写意画之核心驱动力

李味青写意画之核心驱动力

2011年6月13日 yao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初读李味青画集和小传,发现这位前辈大家一生求艺悟道的路途上——“实胜于名”,带有十足个性化、边缘化色彩。他不曾接受现代美术教育洗礼,不曾出洋留学,不曾任职美术界。他自幼从师习书画,其后前半生从业财会,建国初期不幸遭遇错误革职处分,80年代年届古稀始平冤。而先生无怨无悔,于写意画之研习、创作,坚守不懈,勤奋不辍,终其一生,成就斐然。“李味青现象”是否画坛传奇?不必追问,只须看他书画一生,堪与川蜀陈子庄,江西黄秋园比肩!

 

李味青写意画,以沿革久远的文人画经典题材梅兰竹菊为主,其它百草佳卉、鸟兽鸡禽、虫鱼虾蟹,无所不能,能必求精,兼及山水、人物。察其背临之作――《梁楷布袋和尚》,表明他研究、传承文人画的兴趣,并不限于明清八大山人,他追溯五代南唐、跨越唐宋,涉猎极广且深。

 

李氏画集,不以作品年代为序,但可以看出,先生40年代至70年代,布局严谨,意匠精密,下笔矜慎,有些作品直接诉诸工笔重彩。其后,历经对传世文人画之背临、意临,以自甘寂寞、自守清贫之功,进入80年代,猛然转身,意境豁然开朗,直至1997年,先生辞世,大约20年里程,风格走向成熟期,呈现真正意义上之“化境”。

 

先生之作,大体可分三类:

 

其一,墨戏遣兴,自由挥洒。每每题写:“游戏数笔,颇觉惬意”;或“游戏数笔,信笔挥来,不计得失”;又云:“写意自八大以来,信笔游戏而已”。先生清醒地正视:写意画传统有其墨戏自娱的一面。见1986年《竹鸡图》:长条横幅,两枝墨竹,自画外右方斜穿而来,四只雏鸡,各自飞奔啄食;小鸡造型,并不出于白石老人之“六片瓦”模式,而是以浓墨重墨,极力夸张脚爪动势,拙笨天真,全出己意;疏处突出三、两笔红色竖点,跳动于浓浓淡淡竹枝、鸡群之间,凭添意外之意、趣外之趣、味外之味,可谓集抒写性、趣味性、观赏性于一身吧。

第二类:游行自在,寄托高深。近世民国诗人、画家陈衡恪(师曾)曰:“何谓文人画,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功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正因为如此,儒雅气、书卷气,自由坦荡、潇洒淡定气息,是文人画天然本色;而脱离文人之性质、趣味感想,一味任意涂抹,以丑怪为能,乃文人画末流偏道也。味青先生写意画直接由历代尖端文人画脱化而来,精神图式变化发展之中,保留“”某些本质元素,画内功画外功兼修并重,形成一己风格,水到渠成。代表作四条屏《梅兰竹菊》(1987)用笔简约,墨色浓淡干湿,自成节律。据季札观乐记载,春秋时吴国公子札,特别强调诗与乐的“中和平正之美”,他盛赞齐风,盛赞齐国之声,节奏婉转抑扬,舒坦宽广:“泱泱乎,大风也哉!”今天我们借此高论领略、欣赏李氏四条屏:梅、兰、竹、菊四者,分别以“自然”、“险绝”、“平正”、“潇洒”为命题,构成以视觉心理图式体现艺术哲理性整体效果,将写意画之东方精神、中国韵味推向极致。泱泱乎大风!乃先生简笔写意画杰作。

林泉高致 102cm×34cm 1995年

同年作《水国天趣》,以大立轴、大空间,尽其“强项”之能事:鳜鱼——上三下一,以威峻之势相对守望,营造出疏阔清明水域;围以淡淡水草,相互追逐快活嬉戏的小鱼,以半圆之势,形成“画眼”,展开一个灵动、自由、鲜活、透明的水国世界!似乎可以解读为一片自由静谧的天地,一个自由和平的理想之国!

 

第三类:体验人生、感悟时代,人生与时代交错、写意与抒情互动。味青先生自称,兰、竹、石为自己所酷爱,“背临”或“意临”以师法清湘老人(石涛)和八大竹石,是其把握文人写意画之规律的重要方法和过渡形式之一。从70年代至90年代,常遵循此法,作为导向人生和时代之旅的桥梁,画面题款,见“背临石涛墨竹图卷”、“略师清湘兰”、“此竹源于清湘”、“八大有此法”,我们可以从墨竹红石图,体会“背临”法与创新意,二者之间精微的“血缘”关系。

1984、1988年,画家一次、再次,两度采取陈毅咏兰诗创意,作幽兰诗意画卷:“幽兰在山谷,本自无人识;只为馨香重,求者遍山隅”——前幅幽兰相对相向,偏置山谷一隅,纯以简笔淡墨为之;后一幅但见兰叶翩跹,洒脱自由。二者立意相通,布局诗、书、画相合相契,浑融一体,传达着一种人格美,一种发自心灵深处的吟唱,与新时期众心之声共鸣。

李味青山水收入画集者仅见约6幅,其简笔山水最显才情、性灵,也最显深厚功力、学养。如果将先生半世纪以上里程的写意画比作金字塔形建构,可否容许我妄评——那塔形尖顶当推其简笔山水,如《山水一角》、《江山万里图卷》、《简笔山水》、《一望大江开》皆作于90年代,其用笔之简约度出自八大山人,而超乎八大山人之上,布局疏阔、空灵、悠远,只觉空白处充满新鲜流动的空气感,令人畅神、一舒胸襟。文怀沙先生著文称:“展观《》画册,诗一般的情感洋溢在画面中,所蕴涵的风致逸趣,耐人寻味不已。”又云:“李味青先生无疑乃画苑一代翘楚,不容埋没,有待彰显。”这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诗人、文家、词家兼书画家的肺腑之言,是反复茗味、感慨深重的评语。

 

“乾坤容我静,名利任人忙”——面对味青老人书写的楹联,把笔深思,仿佛一位正直、清贫自守的老画家,叠影自画像出现在我面前。

 

人品、学问、才情、思想,乃文人画“四要素”。作为当代名家李味青先生,于坎坷困境中为我们留下一笔丰厚的精神遗产,他在与文人画相连的主体人格修炼中,当以此“四要素”作为人生底线和艺术本体之核心驱动力吧!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标签: , , , , , , , ,
分类: 书报文摘 264 次浏览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
订阅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wink: :twisted: :roll: :oops: :mrgreen: :lol: :idea: :evil: :cry: :arrow: :?: :-| :-x :-o :-P :-D :-? :) :( :!: 8-O 8)